爱游戏:《最终幻想13》物语

第一章

反抗命运
在运送被流放的市民的列车里,出现了雷霆与萨吉的身影。平稳的生活突然被打破,列车上的人们都陷入了绝望的深渊—但是雷霆,他怀着某种目的,决定与命运对抗。
瞄准了一瞬的间隙,雷霆打倒了守卫兵。在他的鼓舞下,萨吉大叔与市民们拿起了武器…穿越军方火线的列车,到达了硝烟纷飞的ハングドエッジ。
萨吉问雷霆他的目的,但是雷霆沉默以对。毫无犹豫投身战场的雷霆…他,究竟在追寻什么?

在战场上疾行
将平稳的生活从市民的身边夺走,把他们赶往下界—这也就是所谓的流放。下界是充满危险的世界,于是害怕下界的人们开始齐心协力,反抗流放。在运送流放者的列车上,由于雷霆将守卫击倒,叛乱开始了。
但是列车到达的ハングドエッジ早已化成了地狱。实行流放的士兵,对市民进行了无差别的攻击。无视跟在身边的萨吉,雷霆追逐着自己的目标,穿越于战场之中。即使前路依然崩溃,他们仍不停下脚步。

另一次反抗
生活在和谐社会茧中的人们,非常害怕来自未知大地—下界的威胁。一旦茧遭到下界爪牙的入侵,民众就会开始恐慌,脆弱的社会体系便如泡影般崩溃。
于是,统治茧的圣府,将可能被下界邪气污染的市民敢往下界—这被称之为“流放政策”。
但是,实施流放的圣府军会对被流放者进行无差别攻击。流放的真实目的并非驱逐而是杀戮—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这样认为,这并不是为了守护而产生的政策。
一群追逐自由的人们,由此成立了反政府组织—诺拉。

为了回家而战
会扰乱茧社会安定,打破和平的人,将被驱逐出境,去下界生活—这就是流放政策。
然而流放并不是移民,而是杀戮。圣府很明显的,想要杀光所有的流放者。

母亲之死
在和谐社会茧中生存的人们,害怕下界的入侵。在茧生存的市民一旦与下界接触,就会遭人憎恨。
特别是当圣府制定了流放政策以后,被下界之毒侵染的居民,立刻会遭到全员流放。然而圣府军的特务机关PSICOM,却对流放的人们展开了大屠杀。被追赶的人们,加入了雪诺的部队,其中,有一位为了守护儿子而战的母亲。
但是她却为了救雪诺而失去了生命,亲眼目睹了母亲的死亡,少年陷入了失神状态。

目的就是法鲁西
在ハングドエッジ上空运送的奇怪物品,就是昨天在茧内发现的,陷入沉眠的下界法鲁西。
法鲁西在城市近郊不为人知的沉睡了数百年,治理茧的圣府认为,城市中的居民全员都被法鲁西的魔力污染了,于是实行了排除居民以及下界法鲁西的流放政策。下界法鲁西,就是引发流放惨剧的元凶。
雷霆与萨吉,为了各自的目的而开始像下界法鲁西进发。另一方面,认为自己造成了他人死亡的雪诺,在加德的鼓励下再次振奋起来,他所要寻找的女性,应该就在法鲁西的身边吧。

往下界的遗迹
雪诺感到自己责任重大。率领人们反抗圣府军,却导致了大部分民众的牺牲。
特别令他苦恼的,是一位母亲的死,她为了救雪诺而死去了。她临死之前,将自己唯一的孩子托付给了雪诺,但是那个孩子究竟是谁,雪诺一点头绪也没有。
可是同伴们的鼓励,使雪诺抛开了迷茫,既然不知道谁才是她的孩子,那么就全员一起守护好了!
战斗告一段落,看到孩子们都平安无事,雪诺把他们都交给了自己的同伴,前去寻找被法鲁西捕获的准媳妇。
然而有一个人,却满怀愤怒仇视着雪诺,而他,正是为救雪诺而死的女性的儿子。

交错的命运
下界法鲁西被发现的那天,茧社会的和平就迎来了终结。
谁都不知道法鲁西就沉睡在城市近郊,治理茧的圣府认为城市中所有居民都被法鲁西魔力感染,需要进行流放。运送途中的人们,却受到了圣府军无差别的攻击。为了活下去,人们开始抵抗,但却被残酷地镇压了。
有人仍向着变成地狱的战场前进,离开圣府军的雷霆以及要救回小媳妇的雪诺,以及被仇恨遮蔽双眼的少年与素未蒙面的少女一起,少年认为是雪诺杀死了自己的母亲。
因为各自的理由,他们向着下界法鲁西迈进。

[$HR getPages$]

第二章

去追雪诺
霍普在动摇。
为了追雪诺,不由自主的坐上飞空艇,来到了法鲁西长眠的遗迹,结果现在才想起了法鲁西的恐怖。
自己是被法鲁西的魔力感染,受诅咒的存在…或许会变成露西也说不定。露西作为法鲁西的爪牙,受到茧居民憎恨,被视为禁忌。
然而带着与霍普在一起的少女香草,却丝毫没有表现出对法鲁西的恐惧。受到她的朝气感染,霍普尽管害怕仍然开始去寻找雪诺了。
他的母亲相应了雪诺的召唤前去战斗,为了救雪诺而失去了生命,雪诺必须为此负责。

法鲁西的恐怖
对于茧内居民来说,下界就是地狱的代名词,而下界的法鲁西,就是从地狱来的侵略者。
因此发现下界法鲁西的当天,圣府就下达了流放命令。不但将法鲁西从茧中排除,连同附近的居民一起也都遭到了流放。因为他们可能受到法鲁西魔力的感染,成为与圣府敌对的存在。
因为母亲的死而准备向雪诺质问的霍普,发现自己如果继续呆在这个遗迹中,可能会随着法鲁西一起去到下界。然而香草却平静的接受了这一切,并不断鼓励着胆怯的霍普。
另一方面,雪诺向着犹如神殿般的遗迹内部挺进,被法鲁西捕获的小媳妇,正在遗迹的那一头等着他去拯救呢。

开启的门扉
危害茧社会的存在—法鲁西,将雪诺的小媳妇拐走了,在雪诺为了救她而奋不顾身的同时,雷霆与萨吉乘着圣府军攻击的间隙,接近了法鲁西。
被禁锢的门扉拒绝,他们无法进入内部。然而当雷霆说出了谜一般道歉的话语后,那扇门好像接受了他的道歉一般开启了。
法鲁西听到雷霆道歉的话语了吗?还是说这并非法鲁西的意志?追着一言不发的雷霆,萨吉也一起进入了遗迹。他也有着,不可言表的苦衷。

露西之影露西之影
圣府军的兵器在遗迹中徘徊,那是因为前天进入调查的PSICOM调查队,就这么被关在了遗迹之中。
然而雷霆与萨吉都知道,真正可怕的并非这些兵器,而是存在于遗迹最深处的法鲁西,以及法鲁西的爪牙,下界的露西。
下界的露西,他们破坏和平,是被人类憎恨的对象。在法鲁西附近生活的居民,也被怀疑受魔力感染而遭到圣府的驱逐。
畏惧着露西的霍普也在遗迹中听到了雪诺的呼喊,准备与雪诺对峙,为母亲讨回公道的他,却害怕去见雪诺,害怕面对残酷的闲事。

必须拯救的露西
能够操纵可怕的魔法,招来毁灭的被诅咒的存在—这就是露西。
霍普听说雪诺是为了救出变成露西的未婚妻,他终于爆发了,即使那是未婚妻,但露西是人类之敌,不值得拯救。由此,霍普越发的憎恨起讲母亲卷入战火的雪诺了。但是,他并没有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,雪诺没有发现正被人憎恨着,就这样保护起霍普与香草来。
而在这时,萨吉说出了成为露西之人的末路,露西永远都是法鲁西的奴隶,无法完成被给予的任务的话,就会变成怪物—尸骸。
变成露西以后无药可医,如此说着的萨吉,受到了雷霆奋力的反驳。她也明白露西的宿命,尽管如此,也有一个不得不去拯救的露西,那就是—她的妹妹。

得到永恒
被法鲁西选中的人类,一旦完成了自己使命就会化成水晶—得到永恒。
这是茧中流传的都市传说。雷霆的妹妹,雪诺的未婚妻—塞拉,她一如传说所言,化成了水晶。
然而,所谓的[永远]究竟是什么?塞拉完成了什么样的使命?谁都不知道真相。
认为所谓的永远,等同于死亡的雷霆沉醉于丧妹之痛中,而雪诺,也不得不放弃了与塞拉一起生活的未来憧憬。
圣府军的总攻击终于开始了。就要与法鲁西一起被葬送的他们,向着遗迹的更深处前进着,雷霆与萨吉的目的究竟是…?

歼灭法鲁西
雪诺抱着必死的觉悟想法鲁西请愿,希望它使塞拉恢复原状,即使用自己代替也没所谓。但是法鲁西什么都没有回答,雷霆将武器指向了无视雪诺请求的法鲁西,即使法鲁西不久后将被圣府军破坏,他们2人,也有不得不亲手消灭它的理由。
他们将法鲁西打倒后,掉入了遗迹下的大湖,雷霆他们并没有看见法鲁西毁灭瞬间将整个湖结晶化的场面。
在他们与法鲁西战斗时,被卷入了时空的狭间,接触到了异形的存在。[那东西]在他们身上留下了烙印—他们眼前,出现了攻击茧的魔兽之姿。
被超越人类理解力的强大魔力推挤,雷霆一行人被吸入了无光的虚空之中,在雪诺脑中浮现出的记忆是…

被诅咒的宿命
雷霆憎恨法鲁西。它是夺走妹妹塞拉的受到诅咒的存在,流放政策的元凶。即使变成水晶的塞拉,说要[守护好茧],它仍应该被歼灭。
狂暴的法鲁西袭来,萨吉拔出了手枪,雪诺也为了守护大家而决定一战。
在他们打到法鲁西的瞬间,闪光撕裂了天空。落入混沌之中的雷霆一行人被诅咒缠绕,身上出现的奇怪的烙印,眼中浮现出了茧破灭的幻视。
在圣府军的总攻击下,一切都毁灭了,而沉睡在雪诺心底的记忆是…
2天前在烟花下的誓言与婚约,那已经是无法实现的未来,不可成真的梦幻了吗?

[$HR getPages$]

第三章

露西的烙印
被卷入了法鲁西的崩坏之中,取回意识时,一行人已经落到了ハングドエッジ下的ビルジ湖中。
由于崩坏的法鲁西的魔力影响,湖水全部结晶化了。虽然从那么高的地方坠落下来,但是大家都没有心情为自己的生还感到高兴。他们的身上出现了奇怪的烙印,这是法鲁西的诅咒—他们全都成为了下界的露西。
成为露西以后就要完成使命,然而使命究竟是使命却没人说得清。唯一的线索是每个人都看到的幻视—攻击茧的魔兽[ラグナロク]的身影。
尽管充满了不详的预感,雪诺扔决定向前走,完成塞拉的遗愿—守护茧。这就是自己的使命,雪诺坚定的如此认为。

幻视中的使命
成为了下界的露西的话,雷霆他们必须完成的使命究竟是什么?没人知道那个答案,能够确定的,只有与攻击茧的魔兽[ラグナロク]拖不了关系。
雪诺认为使命就是[打到ラグナロク拯救茧]

爱游戏爱游戏爱游戏爱游戏爱游戏